协会历史

过去30年来,国际野外医学协会已经向在偏远地区以及恶劣环境下的工作者传授了实用医学。该课程核心的设计旨在为任何级别的医疗培训中需要即兴发挥、适应以及合理化判断练习提供所需技能和洞察力。就如公司名称一样,我们植根于高山、沙漠以及海洋等野外环境,但该培训理念在任何医疗救助延迟或不可能实现的情况下都被证明是行之有效的。术语“野外”也可被定义为也一个基础设施被摧毁的城市或是一艘渔船离开阿拉斯加海岸后所处的环境。
 
纵观我们的历史,国际野外医学协会促成了这种想法:我们可以通过对院前护理或参与者的训练,使他们对所面临的各种挑战能够做出诊断并且制定合理计划。1980年代早期,我们公司的创始人彼得•哥特博士将脊椎评估准则、过敏治疗、高级伤口护理以及其他医疗技术方案加入到野外拓展讲师以及野外向导的急救训练当中。他也坚持让他的学生理解操作程序背后的医疗原理。在当时,这个想法虽遇到了来自主流医学界的强大阻力但依旧蓬勃发展,因为它的确比以往能够提供的任何培训更为有效。
 
今天,野外医学培训于世界范围内无处不在,许多方案以及训练程序也被主流的紧急救护医疗服务机构采纳。他们在学习我们先进所拥有的成果,因为之前的医学领域里,并没有针对严酷的限制条件下应当采取的医学判断的实际应用。这将在困难的偏远地区实施救援或是一个大规模的灾难引起的混乱中更加具有明显的需求。该培训是为了在医疗系统中断或不可用的情况下,给予院前参与者就地取材的独立思考能力。
 
不可避免的,该课程除去了一些不可动摇的理论,并且对那些长期立足的假设进行了挑战。所谓双盲实验,医院医学中的黄金标准并不适用于野外医学。一些研究声称大体来讲,该培训所倡导的应用在大范围的环境里过于狭隘。此外,一些较为知名文献将重点锁定在野外相关问题上,但并没有对野外环境下的解决方案予以足够的重视。这在寻求科学验证的道路上异常艰难。
 
国际野外医学协会并没有毫无根据地偏离主流,但也不排除在必要条件下寻求真理。科学的意见和可敬的地位是基于对实用科学的严谨分析以及针对危险地区提供医疗保健而采取周到的临床经验而产生的。我们并没有试图改变主流医学,我们只是就其涵盖范围之外的领域提供一些指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