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野外医学协会-感恩



      一直想找一个机会感谢在我身边默默支持着国际野外医学协会发展的人,从2007年我成为国际野外医学协会在中国的第一期WAFA学员,到今天作为国际野外医学协会在中国及东南亚地区的负责人见证野外急救在国内遍地开花,桃李满园。导师力量也从我当年的单枪匹马陪着外教走穴,到今天全国54名(包括港澳以及东南亚已有61名导师)出类拔萃的野外急救导师各显神通,我的内心无比感慨……
 
 
      我想借着刚刚结束的国际野外医学协会的第三届导师培训表达心中的感激。
      首先,我想感谢国际野外医学协会的主席Dr. David Johnson,我的良师益友。花甲之年满头白发的老人,精神矍铄。每年依然用着20万的飞行里程跨度,来回于世界各地传授野外急救的理念。我问他何时退休 ,他说闲不下来 ,他享受传播野外急救所带来的快乐。有时看到他疲倦的双眼,我心里又会充满对他敬佩 。协会苦心经营30年,到今天我们的课程已经覆盖到了包括南极在内的全世界所有大洲。授课和教材的使用语言,已经包括了英语、中文、西班牙语、法语等大语种,还包含葡萄牙语、意大利语、日语、冰岛语、泰语、马来语、斯瓦西里语等小语种,讲师也当然遍布全世界各地,这些是其他野外急救培训机构无法比拟的。DJ说他最大的心愿就是能看到全世界所有的WMAI课程都不要通过从北美洲飞老师过去并经过翻译来授课,而是本地的老师用,本地的语言、本地语言的书本,结合本地的文化环境传播野外急救。无论你是在冰岛学到的课程还是在坦桑尼亚学到的课程,所培养出来的学生都是同其他国家培养出来的学生一样,具备很强的野外急救能力。
      之所以WMAI的理念是全球领先的,也还要归功于DJ隔三差五就会发送课件更新资料。普通医学机构是大约每五年更新一次课程,而WMAI则不同,拿DJ的话来说:就是看到最新资料了,认为确实有必要进行更新,就立即付诸行动,并且发邮件通知所有导师进行知识更新。WMAI几乎每年都要更新一次课件,所以DJ每天都会进行大量医学文献的阅读,确实让“循证医学”在野外急救里面体现得淋漓尽致。DJ每年都会亲自来中国召开导师年会,把最新的医学观点分享给大家,解答教学中的疑问,明确医学观点分歧的处理等。对于60岁的DJ来说,亲自传授这些重要信息让他对全球教学的同步性更为放心。而我们的导师也可以自信地在学生面前说明我们所讲内容的原由和出处。
      每一次去美国进修,DJ 都会亲自来机场接我,邀请我住在他家里。3年前他终于从缅因州波特兰市的三室一厅不到100平方米的连体公寓里搬到了一个总面积约150平方米的独立房屋里面,这跟我之前想的落差很大:国际组织的主席、医生应该住在大别墅里才是。后来才发现平时开丰田皮卡、吃素信佛的DJ生活方式真的是清心寡欲,如果真的要说有欲望的话,他的欲望就是希望WMAI的课程可以让更多人知道,可以让更多人安全。他跟我说,自己的存在是想在有生之年帮助有梦想的年轻人成长,他不要占有最大化商业利润,他只要专心开发课程,把握教育质量,不要当连锁企业的资本家,即使自己某天去世了也可以希望我可以独立地发展成功 。他的理念都让我很感动,中国的国际野外医学协会只是WMAI的授权公司,并非DJ的财产,其他国家的WMAI 亦然。
      当我真正着手从游击队式的走穴讲课到今天以更系统的方式管理这个组织,就已经下定决定要做可持续发展的模式,这个30年苦心经营的品牌不能败在我的手里,别人都说东西到中国就变味,而我一定要它在中国锦上添花,循序渐进地发展,多大脚穿多大鞋。不为多接课而盲目培养低质量的导师,即使这样的经济代价很大,也必须坚持下去。与我们合作的机构都是秉着一颗推广理念的心,而不是一味寻求低价高利润空间的。我们不浮夸做广告宣传,我们希望吸引来的合作者都是因为口碑,因为相信我们的质量,因为相信我们所做的事业而选择我们,而不是通过光鲜亮丽的媒体形象而做的选择。我希望这个品牌在我的手里至少还可以再活30年。所以我们在发展时暂时不会考虑融资或者上市,我们也会保持合理的利润水平让所有办公室同事可以被对等回报,让公司发展可以与时俱进,提高管理水平,让努力付出的导师得到对等回报,让导师们觉得这是一个可持续的职业,因此可长期授道予学生。
      过去的十年,我想这一切似乎都在轨道上慢慢地进行着,周围的干扰都会因为对DJ理念的认同而从未妥协过,谢谢Dr. David Johnson给我的启发。
      其次,我想谢谢一直努力为国际野外医学协会发展付出的导师们,从2013年前的1位导师,到今天的54名,我们导师队伍在不断壮大的同时,我们也在不断稳固着教育质量的根基。每一位导师的成长可以说是一种蜕变,期间导师们要付出惊人的努力才能晋升为独立授课的主任导师。我常常鼓励大家,野外急救培训跟其他培训不同,除了教别人急救技能之外,还要教会同学怎样在多变的野外环境中思考。而相较于其他野外医学培训机构,我们导师水平要求更高:除了传授相关技能,还必须知道为什么要这么做,科学理由在哪里。当没有足够的医学证据时,我们要用怎样的开发心态引导大家讨论思考。所以我们的教学从来没有固定的教学模板,机械式的按部就班,必须要靠一身的真本领才能教导出一个合格的野外急救人员。从导师成为WMAI的主任导师,是一个漫长而充满挑战的过程。WMAI的主任导师不仅要熟悉WMAI课程内容,而且要灵活变通地理解WMAI野外急救理念,可以随机应变应对学生的发问,对野外万变的环境所产生的相关难题进行思考判断做出反应,熟练地为同学们展示户外和医学技能,而且还需要关注同学们的学习进程,评估同学们掌握知识技能的程度,用不同的教育技巧来启发大家思考。这样一来,主任导师便是户外界的专家,急诊医学界的先锋,教育界的能手。作为国际野外医学协会的主任导师后,你们就已经成为了学生心中的榜样。迄今在国内我们有了曹深诚、朱虹、脱大为、肖明宇、邵辉五位主任导师,还有很多导师即将晋升为主任导师。这个过程从2013年到现在,实属不易。感谢你们的坚持,感谢你们的认可,感谢你们将最高质量的野外急救课程呈现给大家。

 
      在国内我们在低调稳定发展的同时也遇到了一些伯乐,因此我们的课程可以被引入到中国的急救医学界,从深圳120到北京120,再到全国的120。我们也得到了专业户外发展机构——中国登山协会的大力支持,让我们的课程得到协会的认可。全国120系统所举办的相关野外急救课程不仅让院前医生前往救灾现场时恶补“野外”理念,也让医生在学习后取得相关继教学分,学分也得到全国卫计委的承认。我们的培训也成为了成为全国户外指导员职业培训的急救科目之一,更多针对户外从业人员的课程也在量体裁衣,希望让全国的户外同仁受益。谢谢张雁、朱虹、陈志、王云龙的支持!
 
wei_xin_tu_pian_20170903175918_0.jpg
 
     需要感谢的人还有很多,最让我应该感谢的是一如既往支持国际野外医学协会的组织方和同学们,谢谢你们的信任,谢谢你们的批评,谢谢你们的反馈!没有你们的支持,我们无法生存,无法持续。没有你们的鼓励,国际野外医学协会也不会有今天。每当听到你们分享的故事,在某地救助了某人,尤其是有生命被拯救回来时,我更加坚信我们的努力是值得的。谢谢你们对WMAI的信任,相信这是一件为社会服务,为人类造福的事业。国际野外医学协会一定会以谦卑的心,严谨的态度,饱满的热情将最完美的野外急救呈现给你们。让我们为野外急救的成长一起努力!
 
 
感恩!
孙灵野
2017年8月15日星期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