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人法”与野外/救援医学

《民法总则》
《民法总则》于10月1日正式实施,其中被俗称为“好人法”的第184条备受关注:因自愿实施紧急救助行为造成受助人损害的,救助人不承担民事责任。这是中国国内关于紧急救助事故当中对施救者进行法律层面的保护,是急救界重大的突破。
 
好人法
 
大家俗称的“好人法”的全名为“好撒玛利亚人法(Good Samaritan Law)”,此法律引用的是圣经里面好心的撒玛利亚人的故事。一个犹太人被强盗打劫,受了重伤,躺在路边。有祭司和利未人路过,但对其不闻不问,唯有一个撒马利亚人路过,不顾隔阂,动了慈心照应他。在需要离开时自己出钱把犹太人送进旅店的故事。“好撒玛利亚人法”广泛地存在于英语系的盎格鲁-撒克逊人国家里,例如英国、美国、加拿大、新西兰等。
 
“好撒玛利亚人法”就是:满足以下条件,救援伤者的好心人则受到法律保护,伤者没有办法反过来状告好心人。
 
• 好心人对于伤患并没有救助的义务。
• 好心人对伤者实施的救助,属于在好心人的受训水平内的技能和知识。
• 好心人必须是无偿的救助。
• 好心人是为了伤患的最佳利益而着想才救助的。
 
我们来一条一条的解读。
 
1
首先,救助者必须没有救助伤者的义务:很明显,如果救助者有救助伤者的义务,那救助者就无法通过好人法免责。比如说在医院里一个医生对病人有责任去救护,医生没有尽到职责造成了病人的损害,显然医院是没有办法脱离民事责任的。
 
但是如果你对伤者没有救助的义务,比如:你走在路上遇到了一个跌倒的老人,你跟她完全不认识,没有任何关系,显然你没有救助的义务。这时候你去救人了,就是满足了好心人的第一个条件:没有义务。
 
当然不是所有国家都认可对陌生人没有救助义务这一点。在法律相比保守的英美更加左倾,意识形态更加进步的欧洲大陆国家(例如德国),所有人在遇到他人陷入困难的时候,都有救援的义务。如果你不对一个遇到困难的伤者进行救助,你会承当民事责任。
 
当然,救助不一定是要做CPR或是包扎止血,也可以是打一个电话,或是设立路障防止车祸中的伤者被其他车辆二次伤害。
 
 
2
这就牵扯到了好撒玛利亚人法的第二个条件:好心人对伤者实施的救助,属于在好心人的受训水平内的技能和知识。
 
比如说好心人没有学过气管插管术,他就不能随便找一根管子就插到伤者的喉咙里面去,否则如果造成损害,则要承当民事责任。
 
3
第三条,就是好心人必须是无偿救援。也就是说好心人不能收伤者的钱。这里大家比较能够好理解,但是也有一个灰色地带,例如:
好人在救助伤者的过程中,衣物造成了污损。这时候伤者拿出一百块钱,说:“不好意思,这点钱意思意思,给你去买件新衣服吧。”从严格的法律意义上来说,好心人如果接受了伤者的一百块钱,就不是无偿救援了。
 
4
最后一条,好心人还必须是为了伤者的最佳利益着想。一旦开始施救就要照顾伤者到被医护人员接手,中途不得擅自抛弃伤者离开。此点比较好理解,就不多解读了。
 
纵观好撒玛利亚人法,我们发现能够最好地保护我们自己作为好心人的办法,就是:接受足够的训练,不做自己没受过训练的“土办法”,不收取回报,为了伤患着想。如果有必要,将自己的救援过程写下来,作为留档的文件。 
 
很高兴自己的国家在急救法律上有如此突破,让救助人更加放心地施救。因此自豪地感受到了国家的进步,国家意识的推进。借此国庆机会,祝国家繁荣昌盛。
圣经里撒玛利亚人的好心救助成为经典,佛学也说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祝大家安全,若需要,该出手时就出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