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选择国际野外医学协会-我们的导师是谁?

       国际野外医学协会起源于美国,于1983年成立,是一家拥有三十年多历史的国际组织,为专业医学或业余人员提供专业技能培训,在资源匮乏的地方及偏远地区施行实用野外急救技术及病患照顾技能。

 
 
 
 
       我们的课程经美国职业医师委员监督和持续的修改,已于世界七大洲被广泛教授。国际野外医学协会每年在世界范围内培训超过数万名受过拥有医学或无医学基础的学生。
我们的學員包括大学、专科学院、医学院、营地、户外探险公司、乡村救护服务、私人企业以及政府实体等。国际野外医学协会还针对世界各医疗保健资源配置较低的地区培养响应者和实践者。
 
 
 
       我们的导师阵容拥有多样化的背景,有些人有丰富的户外经验:包括包括登山运动员、抢险救援人员、水手、狗拉雪橇驾驶员以及船桨手,也有军事医护人员、护理人员、护士以及内科医生。 
 
 
当协会考虑到导师人选的时候,我们会考虑:
 
1 稳固的教学经验
 
2 丰富的野外经验
 
3 具有专业医学证书资格优先
 
 
       在我们的团队里,不乏专业医生,其中以各地紧急医疗部门的医生为主:既有政府医疗部门的领导级人物,也有高级私营医院的金牌医生。他们有些人是120急救中心的主任,有些人是经验丰富的老郎中。这些人都有着丰富的学术背景,在运动医学、急诊、蛇毒研究等诸多方面都有着不可替代的价值。这些医学背景的导师提供了强大的医学知识储备,是我们协会最大的财富之一。
 
 
       然则,在野外医学的背景下,一些常规医学中的黄金准则不再适用。比如双盲测试,在野外环境下难以得到实现。很多医学研究结果太过狭窄,无法适用于我们野外医学协会涉及到的多种多样的环境因素之中。
 
 
 
       最早当我们引入一些野外准则,例如:脊柱伤排除评估,处治严重过敏反应以及高级伤口护理的时候,是受到了来自主流医学群体的抵触的。但是因为我们的培训是有着如此好的效果,后来这些质疑也就不了了之了。国际野外医学协会可以说是后来居上,用最严谨的学术精神引领着当下野外医学培训产业的发展。每年都有数家野外医学从业单位邀请我们的学术团队为其进行学术指导。
 
 
       第七届“野外风险管理会议”(WRMC)年度会议在美国俄勒冈州举行,国际野外医学协会(WMAI)主席——Dr. David Johnson因他个人在户外教育及野外探险领域的研究和贡献被赋予“年度风险管理奖”。
 
 
1_4.png
  
 
       WRMC会议的核心目标是减轻野外探险、工作、教学及消遣中的存在固有风险提供一个难得的教育经历。WRMC机构的总监TodSchimelpfenig说:“这个奖项只会颁给能够推进该领域前进而做出重大贡献的领袖。本年的获奖者Dr. David Johnson因他的诚实、直率、敏锐的洞察力及整体素质领导了我们行业的前进。”
 
      "Dr. David Johnson是国际野外医学协会(WMAI)的主席,一直致力为领域内培训的医疗从业人员建立和实施一系列指南,他是一个在野外医学领域建立最佳实践及协作交流的领导者。"
 
       “我认为这是一个很有价值的会议,他会促进各个野外医学培训组织之间的合作”,Dr. David Johnson在获奖之前敦促与会者在WRMC会议上体现多样性以增进相互的探讨。Schimelpfenig总结道:“Dr. David Johnson不追求名利,他似乎十分低调的在为野外医学及风险管理做出非常好的工作”。尽管如此,他的工作成果及领导力并没有在该次会议上被埋没。"
 
       Peter Goth博士曾在紧急及运输医学领域工作超过40年,于2015年5月18日在洲众议院被授予“缅因州紧急医疗服务州长奖”,颁奖现场有近100人参加。
 
 
 
ying_mu_kuai_zhao_2018-01-26_14.57.54.png
       “州长奖是一个真正特别的奖,因为它不是每一年都颁发。该奖只会颁给一个对于该领域有长时间服务以及显著贡献的人”缅因州急救系统主任Jay Bradshaw说。
Peter Goth与1980年代建立了国际野外医学协会(Wilderness Medical Associates International-WMAI),通过与Outward Bound、 国家公园管理局、联邦调查局以及山地搜救服务的合作,创造了更加实用的临床指南。1993年,基于当代医学的众多文献,他创作了一系列改变当时野外医学处理受伤脊柱的指南。因为在当时,对于从高处跌落或车祸处理的标准规则是不论病患者是否真的脊柱受伤和需要,直接将他们捆绑在脊柱板上并为其套上颈托。
       当时的标准规定是基于城市环境的紧急医疗设定,而非适用于距离医院较远的偏远地区/野外环境,因此伤员者可能被置于脊柱板上多日。而事实情况是,如果能够在当时为病人排除脊柱损伤,病人可以在野外行走而无需将其绑在脊柱板上搬运是更加安全的。
       Goth建立了脊柱评估的三个基本测试标准,“没有脊柱触痛和疼痛,可以通过正常的神经系统检查,病人本身是清醒和可靠的”,以此来排除实际的脊柱损伤。就在他写了这些新指导方针之后,这些规则显然满足了缅因州急救系统的需要:该州面临前往医院的时间过长的情况。因此这些指导方针很好的被纳入该州的法则。中国专业急救医疗系统使用的ITLS教材中的"缅因州协议"便处于此处.
 
 
ying_mu_kuai_zhao_2018-01-26_14.58.08.png
       70年代末,80年代初.当其他培训机构还用野外环境名义套用城市急救技术作为课程核心时.Dr. Goth 和 Dr. Johnson 正在开创了野外医学的新纪元.感谢这两位泰斗的贡献!(这张照片摄于很多年前,那时他们还年轻....)
 
       而现如今,国际野外医学协会的诸多培训内容已经被接纳进入了主流的紧急医学内容里。原因是对方认识到了我们之前就认识到的一个问题:在野外环境下,不应当对实用的医学技术进行不合理的限制。这条道理在偏远地区救援和大型灾害之中特别适用。
 
 
 
       正因为如此,我们培训的另一个重点方向是医学在野外方面的应用:如何在野外环境下,重点关注在野外更容易出现的问题。我们的团队之中于是就有了各种户外专业人士,从户外公司的总经理,到登山学校的校长;从探洞达人,到大学户外专业的老师,应有尽有。导师们丰富的户外经验,既保证了我们教学团队的野外专业性,同时也是对于职业医生们的一个补充。
 
 
       2013年在中国的阳朔我们召开了第一次导师培训课程.全国上下我们选择了各个行业的精英共15人 到今天,这15人当中仅仅有5位成为了主任导师.甚至有导师因为严苛的导师晋级要求而选择保持助理身份,放弃晋级.我们能独当一面的主任导师一定是医学,野外,教育的专家.我们只想用这样的方式将救命的课程负责人的传授给大家.
 
请点击此链接认识我们的导师: http://wildmed.cn/about/jiang-shi
 
       在野外医学的领域里,只有不断进步,无止境地学习才能跟得上国内的行业发展。在此我们希望协会的导师们再接再厉,不光在自己的领域里创造新的成就;同时勇于涉足自己不熟悉的领域,从另一侧汲取知识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