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选择WMAI?-我们先进的教育理念

       “最早的时候,我们不过是一群野外经验丰富的医生而已。我们也许精通野外和医学……但是教学不是我们的领域。三十年前我们没有成熟的教学理论,没有完善的教学大纲。在那个电脑只能运行DOS的时代,就更别提PPT了。我们的幻灯片当时都是手绘的,更多的时候没有机会用上它,我们一群人站在北美大西洋海岸的寒风中,在黑板上书写……三十年后的今天,一切都有所不同了。”
                                                                        《DJ,国际野外医学协会主席》

 
WMAI教育的核心:布鲁姆掌握学习理论
       理想的WMAI导师,应该是户外技能过硬,医学基础扎实,同时能说会道有教学经验。在导师培训的时候,关于教学理念和教学方法的讲述是最为深刻的。
 
 
   large_640_0.png  钟形曲线,正态分布
 
 
 
       在我们小时候学习时,总有一些同学跟不上进度,有一些同学成绩一般般,还有一些同学学得不错。一般来说,学生们的成绩是符合钟形曲线,正态分布的:大部分的人一般般,少部分顶尖,少部分不及格。而教育学家布鲁姆认为, 由于现代科学技术的迅速发展, 对教育教学提出了新的要求。
 
 
64.jpeg
 
       “这种期望(正态分布)是当今教育体制中最浪费、最有破坏性的一面。它压抑了教师和学生的创造力, 降低了学生的学习热情, 也破坏了相当数量的学生的自我形象和自我概念。”布鲁姆认为, 正态分布不过是最适合用于偶然与随机活动的分布而已, 教育是一种有目的的活动, 大多数学生(也许是90%以上)能够掌握我们所教的知识才是正常的, 如果我们的教学是有成效的话, 成绩的分布应当与正态曲线不同。
 
 
2.jpeg
3.jpeg
 
       根据实验研究结果可以断言:“成绩的分布接近正态分布时, 说明我们的教育努力是失败的。” 布鲁姆主张教育的任务就是使学生掌握所学学科的手段,确认怎样才算“掌握了这门学科”, 并探求能使大多数学生掌握的方法与材料。
 
4.jpeg
5.png
 
 
 
布鲁姆学习理论中的四个阶段
 
1.熟悉
       熟悉就是让同学们熟悉一个概念,方便在以后的学习之中展开。如果我们教学生一个生活概念,例如“隔夜茶不能喝”。那么学生记住这个概念,并且认同了这个概念就可以了,可以暂时不明白原因是为什么,就达到了熟悉的教育阶段。又我们的急救培训,一开始讲课的时候,我们会谈到“三个三角形”,“压力”,“灌注”等基本概念。在这个阶段,我们不要求同学能够对概念有一个很深的看法,只需要他们有一个大概印象就好了。
       在WFA和WAFA的第一天,大部分的知识都只是给大家作为熟悉而已。有一些学习能力特别强的同学,可能足以做到第二阶段。
 
 
2.回想
       回想就是可以将学过的东西回忆起来。继续用“隔夜茶”打比方。如果下次问同学“这里有杯茶,从昨天中午放到今天早上,这茶能喝吗?”他能回答“不能”。那么他可以回想起来之前熟悉并认可的概念。
再比如急救培训中他们能够正确地回想起来并进行CPR的实际操作,能够想起STOPEATS里面包含了什么。在WFA结束的时候,和WAFA第二天的时候,他们应该能够做到“知其然”,也许大部分人还不能“知其所以然”。少数人可以达到“理解”的程度。
 
 
3.理解
        继续用“隔夜茶”这个概念比方,学生能够理解这其中的原因。“隔夜茶”在过长的时间或温度下产生一些不利于健康的物质。在避免饮用隔夜茶的时候,就会想起如果喝了会有什么后果。这样在任何时候都可以更加容易的运用这个概念。 理解这个阶段这是WMAI对于WAFA学生的要求,也是WMAI跟其他急救教学机构不一样的地方。达到“理解”程度的学生,能够说出我们操作流程背后的机制:为什么要脊柱评估?为什么夹板要保证“3C”的原则?为何我们需要学生去理解?
       如果只是死记硬背,学生也许无法在紧急情况下“回想”起重要的操作,或者是忽略了该做的事情。而一旦学生做到了理解事物背后的运作机制,他们永远不会忘记该做什么,会记得自己还有什么没做。
 
 
4.评判性思维
       “隔夜茶”不能喝,因为过长的时间或温度下产生一些不利于健康的物质。能思辨则可以将更多方面的知识用来判断一个决策。“隔夜茶”放多长才是长,温度多高才是高?放在潮湿的环境?干燥的环境?绿茶,红茶,普洱茶?珍珠奶茶?又或是这次遇到的不是茶是隔夜的咖啡?举一反三的思辨能力,这是我们对于高水平的WFR学生的要求。他们不但能够理解如何操作,还能够在之前没有遇到过没有学过的紧急情况下,制定出最佳的处理方案。雪山上的群死群伤事件怎么处理?失踪的驴友和危险中的队员如何取舍?
 
6.jpeg
 
WMAI的教学目标
       简而言之,就是把整个钟形曲线推到合格线的右侧。我们的让绝大多数的学生达到我们想要的水准线以上。这不是简单地放低合格线,而是通过具体观察学生的进展,给予针对性的评价,来对那些进展不顺的同学进行额外的帮助。对于如何给予学生评价,我们有一个叫做TOAST的原则。
 
 
 
TOAST
 
Timely及时
给予学生的反馈要及时,例如课堂点名问问题的时候,如果学生回答有错误,要及时地改正。
 
Objective客观
给予学生反馈的时候,要客观,不能带有主观偏见。
 
Aim对人
如果在集体操作中有人做错了,要指出做错的人,不能说“刚才我看见有人做错了。”而要说“刚才我看见谁谁谁做错了。”
 
Specific对事
具体做错了什么事,要给学生准确的指出。例如不能说“刚才你的CPR没做好。”而要说“刚才你的CPR按压速度太慢了。”
 
Tactful委婉
在给学生反馈的时候,不能够太过直接,要照顾到学生的颜面。
 
 
 
在压力下教学
       远古的时候,人类大脑逐渐进化,产生了发达的负责理性思维的前额皮层。不同于古皮层、旧皮层演化成的大脑组织以及和这些组织有密切联系的神经结构和核团的边缘系统。人类于是有了新旧的两个大脑部分,我们把这个叫做二分心智。
       二分心智理论发现人类直到大约3000年前才具有完全的自我意识,在此之前,人类依赖二分心智——每当遭遇到困境,一个半脑会听见来自另一半脑的指引,这种指引被视为神的声音。
我们平常学习的时候,大部分的知识会先进入“现代脑”,也就是前额皮层。前额皮层发达的人有着很高的“流体智商”,也就是学什么东西都快,知识就像是流体一样快速进入脑部。但是我们人类新产生的前额皮层也是敏感而脆弱的:在大量信息涌入,或是紧张的情况下,前额皮层会暂时地关闭。我们把这种情况戏称为:被闪光灯打到的鹿。
 
7.jpeg
如图:眼睛睁大,肾上腺素大量分泌,处于一种懵X的状态。
 
 
       在野外急救的环境下,遇到的情况十分复杂而紧急,出现这种懵逼状态再正常不过了。一旦前额皮层超载,那些你“以为”自己学到的知识,就会消失殆尽,直到你恢复了清醒为止。
 
8.jpeg
 
如图:警察:“大胸弟,咋整的啊?”男人:“冇鸡啊!”
 
       所以说,在平静的课堂环境下学习到的内容,是无法在紧急情况下应用出来的。我们WMAI的做法,就是增加学习时的压力,让知识进入到我们的“原始脑”也就是边缘系统之中,成为我们的一种本能。在压力环境下,本能是不会被忘记的。
 
 
 
 
压力教学的几个例子
随机点名提问
       WMAI的导师会对学生随机提问,打他们一个措手不及,而且旁边的同学不能帮忙。这有一个作用是提高课堂内的压力,同时如果同学无法回答问题,导师会给出正确答案,帮助大家记忆和学习。
 
9.jpeg
 
真实而紧张的模拟练习
       WMAI的课程采用了大量的化妆,让现场紧张刺激,用最接近真实的惊恐氛围将知识狠狠地烙印在学生的灵魂(原始脑)里。当然这里的所指的学习压力并不是通过对学生的批评你打击来刺激学员的学习压力。这里的压力特指的是训练脑部在紧急情况下,依然可以透过原始脑提取信息。所以请同学们放心,我们的导师们都是很亲切的:P
 
10.png
 
       在WMAI教学过程中,我们的教学目标非常明确。我们对学生学习进程的管理也是非常清晰的,对教出来的学生能力我们也是非常严苛的。为了达到WMAI的高质量教学水平,各位导师的教育学训练过程也是可想而知。
       对很多同学而言,其实意识不到老师在教学中的安排,只是感觉几天过去了,真的学了很多东西。在急救教育理念上,我们可以很自豪的说,我们走在最前面。
 
11.jpeg